熠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斗罗小说网www.aidsdigital.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漆悬的心脏跟着“族长令牌”这四个字猛然一抽。

眼里闪过明显的慌乱,漆悬扭头瞪向了漆毋厉。

恶狠狠地剜了漆毋厉几眼之后,漆悬才为自己辩解道:“别听漆毋厉胡说!!”

往漆行厉的腿上蹭了一下冒出冷汗的额头,漆悬慌张又急切地说道:“根本没有什么族长令牌!

漆毋厉就是想把过错都推到我头上,所以才瞎编出了那什么族长令牌!”

看着漆行厉明显不信的神情,漆悬越发着急。

怔愣了短短的几秒之后,漆悬忽然想到了一个极好的自证方法:“我一个族谱都上不了的人!哪有本事弄来族长令牌!?”

这时候漆悬倒是不嫌没上族谱丢人了,他大声嚷嚷着,生怕旁人想不起来自己不在族谱上。

“大将军不是才说过我无才学!要努力?!”漆悬朝着四周的漆族将军们发出了求助的目光。

“就凭我,别说是拿到族长令牌了!光是见到族长令牌都很困难啊!

就算我借用过爹的名号!!你们也不能就这么相信漆毋厉的鬼扯!觉得我能拿到族长令牌了啊!!

我能力都摆在这里了!”

此言一出,真的有人认同地点起了头。

“对啊,就凭他的能力,怎么可能拿得到族长令牌?”

“要是他都能拿到族长令牌,那不是个人都行了?”

“族长一向稳重,怎么可能连族长令牌都保管不好?”

“就是,如果族长令牌这么好拿,那漆族岂不是早就大乱了?”......

那些明明向着自己、肯定自己言论的话,却让漆悬的心情越发地不好了。

在心里默默记下那些人的名字,漆悬暗自发誓——等到自己坐上族长之位的那一天,一定要把这些人都打一顿。

看着漆悬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拿族长令牌拼命地忍气吞声,漆行厉差点笑出来。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漆行厉努力让自己显得十分严肃,“毋厉根本就没有提起过族长令牌。”

“没有提起过?!怎么会!?”漆悬被漆行厉这句话吓得直冒冷汗。

“不可能!!若是他没说过!你又怎么会知道令牌之事!!

肯定是他!肯定是漆毋厉!否则你怎么会知道!!?”漆悬激动地吼叫着。

虽然他一连说了几个问句,但漆悬却丝毫没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萧凤是个好名字

萧凤是个好名字

花小玉666
他,是松山一霸,纵横江湖;她,是凤家长女,他的铁杆“小弟”,默默相随。 他风流倜傥,却专情于她人;她暗自神伤,痴心不改。 他遭人陷害,陷入危机;她坚信不疑,挺身而出。 他情愫渐生,她却转身离去。 他霸道追妻:“我不能没有你!” 她淡漠回应:“我貌似现在可以没有你。” 他耍赖卖萌,死缠烂打:“我做你小弟,任你差遣。”穷追四世, 她是否能再次心动,情愫再起。
言情 连载 33万字
全民转职:此即智慧之殿堂

全民转职:此即智慧之殿堂

AD不是钙奶
游戏魔物入侵现实,世界各国城市被怪物、秘境包围。 职业者出现,消灭魔物提升等级,获取装备转职。 叶响穿越到这个世界,转职成为法师。 但属性是草系。 藤蔓?草鞭?缠绕? 不好意思,草系没有那种低等法术。 领域禁咒——摩耶之殿! 超大范围禁咒——树海降诞! 无限法力禁咒——无限之草! …… 叶响走遍各个城市,百级神兽翠翎巨鸟、草龙皆由他掌控。 “龟龟,我头顶怎么绿了?” “难道这也是草系法师的能力之一
言情 连载 67万字
重生发现仇人竟是穿书女

重生发现仇人竟是穿书女

米卷
只有四个哥哥能听见心声,爸妈听不到!就是这么设定的! 节奏比较慢,不喜勿入! 陈玥微重生回到十六岁渣男贱女下乡前! 上辈子,二哥为了给她赚医药费,到黑市做小买卖赚钱,被人举报投机倒把,抓了典型,游街后被枪毙; 上辈子,大哥为了给父亲平反,被人打断腿,一病不起; ...... 上辈子,那个最爱她的男人,为了她,被陷害入狱,孤寡一生; 苍天有眼,让她能有机会守护全家,还获得了玉佩空间。 她本以为自己一
言情 连载 35万字
御神兽!乱天下!废材竟还是魔神

御神兽!乱天下!废材竟还是魔神

会呼吸的糖
为了弥补对弟弟的遗憾,浮生境里的陌生男人让杀手榜一的楚江月穿到了无灵大陆的废材嫡女身上,自此开辟了一条逆天之路。 御神兽,搅天下,动阴冥,乱神魔是样样都干,九五至尊的皇帝和她千里姻缘一线牵,知晓万事的末代神族后裔对她捧着暗恋的心,冥境司冥王小心翼翼讨好加霸王上弓,符咒师家族族长与她有血契婚约,想要毁灭大陆的最强傀儡师最后与她成了至交,唯一看着舒服顺眼的就是那个对她言听计从的少年。本来在人界过的风生
言情 连载 47万字
捡到宝了,山野糙汉真的行

捡到宝了,山野糙汉真的行

十九米
何归燕家有个受宠的姐姐,姐姐出嫁时带走了家里一大半的财物。 结果某天爹修补屋顶不慎摔落,需要大笔医药费时,姐姐冷下脸来断绝关系。 走投无路的何归燕把主意打到了住在村里最偏远角落的猎户身上,想用自己换些钱做医药费。 身形高大健硕的猎户至今还未婚娶,板着脸不说话的样子很吓人。 何归燕心一横,说出了一辈子都不后悔的话:“你娶我好不好?” 原本她以为对方会拒绝,毕竟自己打的主意实在是很明显。 出乎意料的是
言情 连载 34万字